黄金翅膀
咨詢電話: 010-64426767
如何理解繼承法中的“有扶養關系”
北京市中策律師事務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下稱《繼承法》)第十條規定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包括了“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實踐中,司法人員對如何理解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的“有扶養關系”及“有扶養關系”的審查和認定標準均存在爭議。對“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的理解,有的認為指撫養關系;有的認為指贍養關系;有的認為既指撫養關系又指贍養關系;有的認為只要滿足撫養關系、贍養關系或者撫養和贍養均滿足三種情形之一。
       作者認為,“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特指對繼父母履行了一定的贍養義務的繼子女,至于繼父母對繼子女是否履行了一定的撫養義務在所不問;“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特指對繼子女履行了一定的撫養義務的繼父母,至于繼子女對繼父母是否履行了一定的贍養義務在所不問。同時,作者也對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有扶養關系”審查和認定標準、舉證責任分配等進行了闡述。
       一、《繼承法》中“扶養”的含義
       扶養的含義有狹義和廣義之分,狹義的扶養一般指平輩之間經濟上的供養、生活上的照顧和精神上的關愛,廣義的扶養包含長輩對晚輩的撫養、平輩之間的扶養和晚輩對長輩的贍養等一個或多個含義。
      《繼承法》立法時,“扶養”采納的是廣義含義,在不同的法律條文中,可能包含撫養、扶養(狹義)、贍養等一個或多個含義,對此司法實踐和理論界均無爭議。
       例如《繼承法》第十三條第三款“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第四款“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之規定,根據繼承發生時繼承人與被繼承人之間身份關系(晚輩、長輩或同輩)不同,“扶養”應當理解為“撫養”、“扶養”或者“贍養”等含義,如果被繼承人是子女,作為繼承人的父母盡了主要“扶養”義務就應當理解為“撫養”義務,如果被繼承人是父母,作為繼承人的子女盡了主要“扶養”義務就應當理解為“贍養”義務。
       二、《繼承法》關于第一順序繼承人(包括分得適當遺產)的規定及其繼承權取得的法理依據
       1、相關法律條文規定
     《繼承法》第十條“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本法所說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  本法所說的父母,包括生父母、養父母和有扶養關系的繼父母。”
     《繼承法》第十二條“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岳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的,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
     《繼承法》第十四條“對繼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繼承人扶養的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人,或者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配給他們適當的遺產。”
     《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繼承法意見》)第 19條“被收養人對養父母盡了贍養義務,同時又對生父母扶養較多的,除可依繼承法第十條的規定繼承養父母的遺產外,還可依繼承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分得生父母的適當的遺產。”
     《繼承法意見》第31條“依繼承法第十四條規定可以分給適當遺產的人,分給他們遺產時,按具體情況可多于或少于繼承人。”
       2、前述繼承人取得繼承權的法理依據
       1)基于特定親屬身份關系取得雙向繼承權(互有繼承權)。包括直接姻親(配偶)、直接血親(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生父母)、擬制血親(養子女、養父母)
       此類型繼承權取得與繼承人和被繼承人之間的特定親屬身份關系直接相關,只要取得相應的親屬身份,繼承人與被繼承人相互當然取得繼承權,與繼承人是否先前履行了一定的扶養義務沒有直接關系,有扶養能力和扶養條件不盡扶養義務只影響到遺產分割時分得遺產多少(見《繼承法》第十三條)。
       2)基于對被繼承人先前履行了一定的扶養義務取得單向繼承權(履行義務方享有對接受義務方的繼承權)。包括喪偶兒媳對公婆、喪偶女婿對岳父母“盡了主要贍養義務”、被收養人對生父母“扶養較多”、繼承人之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
       此類型繼承權取得與繼承人對被繼承人先前履行了一定的扶養義務直接相關,與繼承人和被繼承人之間的特定親屬身份關系沒有直接關系,按照《繼承法》的規定,此類型繼承人的親屬身份如果沒有履行一定的扶養義務,根本不可能取得第一順序繼承權(包括適當分得財產權)。
此類型繼承權的取得完全符合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也符合公平原則。
       三、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的“有扶養關系”,即繼子女對繼父母或者繼父母對繼子女取得繼承權的法理依據只能是繼承人對被繼承人先前履行了一定的扶養義務,先前履行的義務并沒有在雙方之間建立起擬制的特定親屬身份關系,雙方之間也不可能因特定親屬身份關系當然取得雙向的繼承權,更與繼承人是否曾經對被繼承人享有一定的權利(被撫養或被贍養)沒有直接關系。即繼子女取得繼承權的依據是對繼父母履行了一定的贍養義務,繼父母取得繼承權的依據是對繼子女履行了一定的撫養義務。理由如下:
       1)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并非也不可能轉換為特定親屬身份,既非直接姻親(配偶)也非直接血親(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生父母),不能基于以上特定親屬身份當然取得繼承權。
       2)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雙方除建立了收養關系適用擬制血親(養子女、養父母)特定親屬身份取得繼承權之外,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的親屬身份關系并未發生任何變化,雙方之間并未形成新的擬制特定親屬身份關系,因此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不能基于擬制特定親屬身份關系當然取得繼承權。
       擬制特定親屬身份關系(收養關系)在養子女與養父母之間建立起擬制子女與父母關系,養子女與養父母之間的權利義務基本等同于生子女與生父母之間的關系,養子女與其生父母之間的權利義務因收養關系而消除(見《收養法》第二十三條)。例如,《繼承法意見》第21條“繼子女繼承了繼父母遺產的,不影響其繼承生父母的遺產。  繼父母繼承了繼子女遺產的,不影響其繼承生子女的遺產” ,繼子女與其生父母之間的法定權利義務關系和繼父母與其生子女之間的法定權利義務關系并未消除。
       3)賦予接受履行義務一方繼承權(即雙向繼承權),無異于在雙方之間建立擬制血親關系,從而導致繼子女與繼父母和生父母、繼父母與繼子女和生子女存在雙重特定親屬身份關系,這顯然與擬制血親(如收養,收養關系成立后,被收養方與其生父母之間的特定親屬身份關系消除)只允許一重特定親屬身份關系相悖。
       4)賦予接受履行義務一方繼承權(即雙向繼承權),而不以接受義務是否履行相應的義務(贍養、撫養等),即通過享有一定的權利(被撫養、被教育、被贍養)進而再繼續享有權利(取得繼承權),明顯有違公平原則,也違反了權利義務相一致的原則。
       5)賦予接受履行義務一方繼承權(即雙向繼承權)也不利于建立和睦的家庭關系,有違婚姻家庭法的立法宗旨。從法律文化和公序良俗角度理解,現實社會老年人再婚已經是一種很常見的社會現象。老年人再婚以后,有些成年子女出于對自己父親或母親的親情,對繼父或者繼母也會盡贍養義務,甚至當成親生父母對待。社會和法律應當鼓勵成年繼子女對重組家庭的認同,這才是一種積極的社會導向。因履行了贍養義務賦予成年繼子女對繼父母的繼承權完全合理,但如果同時賦予接受贍養義務的繼父母對成年繼子女的繼承權,這可能導致成年繼子女不愿意對繼父母進行贍養,不利于生父母與繼父母和諧家庭關系的建立,更可能增加繼父母和繼子女與其他繼承人之間的遺產繼承糾紛,如此則背離了立法宗旨。
       四、“有扶養關系”的審查和認定標準
       1、“有扶養關系”中“扶養”屬于意定行為,非法定義務,完全遵從自愿原則。
       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的親屬身份關系屬于姻親范疇,雙方之間并沒有法定的權利義務關系,只有當一方對另一方形成“扶養”關系后,法律規定雙方之間產生一定的權利義務關系,即履行義務一方享有一定的權利(如繼承權、要求贍養的權利),接受義務的一方承擔一定的義務(贍養的義務)。一方對另一方形成扶養關系的“扶養”行為并非法定強制義務,而系雙方之間的意定義務,完全遵從雙方的自由意志選擇,這也符合自愿原則。
       2、司法實踐中形成“有撫養關系”的認定標準。
       理論和實踐中對形成“有贍養關系”爭議不大,本文僅就形成“有撫養關系”展開討論。[1]
       撫養關系判定標準理論上和實踐中也未形成統一標準,主要觀點有三種:(1)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2)除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外,繼父母與未成年繼子女共同生活,對繼子女形成了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即使未負擔撫養費用,也應認為形成了撫養關系。(3)認為只要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一起共同生活,就可以認定他們形成了事實上的撫養教育關系。
       就“繼父母負擔了繼子女全部或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的觀點而言,在我國一般的家庭中,都采夫妻財產共同共有的財產制,采約定財產制的比較少。在大多數的再婚家庭中,只要親生父(或母)承擔了子女的生活費用或者教育費用,則繼母(或父)也應當認為是承擔了繼子女部分生活費和教育費。因此可以說,只要是再婚一方有未成年子女,另一方一定會與其建立撫養關系。如此解釋,法律就等于絲毫不考慮當事人的意思。
        就“繼父母與繼子女在一起共同生活,就可以認定他們形成了事實上的撫養教育關系”的觀點而言,也沒有考慮繼父母與繼子女之間的扶養意思,而是將共同生活等同于撫養照料。在現實生活中,即使有些繼父母與繼子女共同生活,但是相互之間并沒有照料,反而可能是吵得不可開交,故很難用共同生活的標準來認定撫養關系的形成。
        3、司法實踐中,形成撫養關系的構成要件。
      《青少年犯罪問題》2014年第4期《論我國繼父母子女形成撫養關系的認定標準》一文中認為:形成撫養關系應當綜合考察如下標準:一是繼父母與繼子女必須在一起共同生活,且只有與直接撫養未成年子女的生母(或生父)結婚并生活在一起的繼父(或繼母)才能與未成年人形成撫養教育關系;二是繼父母對繼子女的撫養教育應當持續一定限期,通常情況下應達到三年以上;三是繼父母有撫養教育繼子女的主觀意愿并且在經濟上、生活上以及精神上對繼子女給予照料、教育、管教和保護;四是同樣要尊重繼子女的意愿,尤其是對于已經有認知和辨識能力的繼子女,應充分、耐心地聽取他們的意見。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網站《繼子女繼承權若干問題探析》[2]一文認為:撫養關系的形成,需要具有如下的要件:第一,繼父母對繼子女有撫養的意思。如果繼父母對繼子女進行了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其實就可以推定繼父母對繼子女具有撫養的意思。因為繼父母對繼子女并沒有撫養的義務,其進行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是基于撫養繼子女的意思。第二,繼父母應當對繼子女形成了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撫養包括物質供養和生活照料兩個部分,繼父母應當滿足對繼子女形成教育和生活照料兩個部分。第三,撫養的標準應當盡到生活扶助義務的程度。生活扶助義務和生活保持義務不同,是一種扶助義務,并沒有“保持自己之生活程度相等”的義務,是法律所確認的道德習俗最小限度之義務,如我國《婚姻法》規定的有負擔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其對于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未成年的孫子女、外孫子女需要承擔撫養義務。第四,被撫養人應當同意。如果被撫養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則法律應當推定其同意,以保護其利益。如果被撫養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法律應當適當考慮被撫養人的意思。如果其確有理由而明確表示拒絕受撫養人撫養,應當保護。
       安徽法制報《繼承公證中繼父母子女扶養關系的審查與認定》[3]一文認為:扶養關系的形成需要具備以下幾點:(1)繼父母對繼子女有撫養的意思且繼父母給付了繼子女部分或全部生活費用;(2)繼父母對繼子女形成教育和生活上的照料,繼子女對繼父母形成了贍養、扶助;(3)撫養標準應盡到生活扶助義務的程度,這種程度應與當地的一般生活狀況、水平相適應;(4)被扶養人應當同意。
        4、作者認為,形成撫養關系應當具備的要件。
形成撫養關系的撫養行為非法定義務,屬于意定行為,撫養行為的實施將導致繼子女成年后對繼父母的贍養扶助義務,并不因繼父母與生父母婚姻關系結束而免除或消除[4],因此,撫養行為必須要符合意定法律行為的特征,既要考慮主觀意思也要考慮客觀行為。形成撫養關系的要件如下:
        1)撫養方(繼父母)主觀上有撫養教育繼子女的意思表示。意思表示除包括積極主動的意思表示外,也包括消極的意思表示,例如繼父母不反對繼子女與其共同生活居住。
        2)被撫養方(繼子女及其生父母)主觀上愿意接受撫養教育的意思表示。意思表示也包括積極主動的意思表示,也包括消極的意思表示,例如對繼父母的撫養教育行為接受或者至少不反對、撫養子女的生父母不反對子女與其繼父母共同生活等。
        3)客觀上繼子女與繼父母共同生活,繼父母有撫養教育照顧繼子女的客觀機會和條件。如果繼子女隨配偶前妻或者前夫生活(前妻或前夫再婚的),繼子女和與其共同生活的繼父母形成撫養關系更合理。最高人民法院的觀點體現在以下兩個文件中:
      《關于繼母與生父離婚后仍有權要求已與其形成撫養關系的繼子女履行贍養義務的批復》(1986民他字第9 號)中“經我們研究認為:王淑梅與李春景姐弟五人之間,既存在繼母與繼子女間的姻親關系,又存在由于長期共同生活而形成的撫養關系。”
        2015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49起婚姻家庭糾紛典型案例第十四“韓某控告張某新遺棄案”中,典型意義部分“繼父母子女共同生活,形成事實上的扶養關系,繼父母對子女不進行扶養,或繼承子女對父母不進行扶養均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4)客觀上撫養的內容不僅包括經濟上的,還應當包括教育、照顧等義務。
        5)撫養行為需持續一定的時間。撫養關系的形成對被扶養人將產生贍養義務,如果撫養行為持續時間較短,將導致雙方的權利義務失衡,完全可能產生“被撫養人撫養一兩天,將要贍養撫養人幾十年”的后果。具體時限應當結合具體案情個案把握。
        五、“有扶養關系”的舉證責任應當由主張形成“有扶養關系”一方承擔
        基于特定親屬身份關系的繼承人,除因特定情形被剝奪繼承權外,當然取得繼承權。繼承權人只需要證明其特定親屬身份關系就足夠,主張該繼承人沒有繼承權的一方應當承擔該繼承人被剝奪繼承權的證明責任。
        繼子女與繼父母之間依法不享有法定繼承權,除非能證明其與被繼承人形成了《繼承法》意義上的“有扶養關系”。即只要沒有充分證據證明該繼承人對被繼承人形成“扶養”關系,該繼承人對被繼承人就沒定繼承權,舉證責任由主張形成“扶養”關系一方承擔,而不需要主張其沒有繼承權的一方承擔舉證責任。
 



[1] 參見: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網站http://www.a-court.gov.cn
/platformData/infoplat/pub/no1court_2802/docs/200903/d_564517.html《繼子女繼承權若干問題探析》
[2] (http://www.a-court.gov.cn/platform Data/infoplat/pub/no1court_2802/docs/200903/d_564517.html)
[3] 2016年9月27日第3版(網址http://epaper.anhuinews.com/
html/ahfzb/20160927/article_3498687.shtml)
[4] 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繼母與生父離婚后仍有權要求已與其形成撫養關系的繼子女履行贍養義務的批復》(1986民他字第9 號)




(本文轉載于《中國律師》雜志2017年第10期 作者梁強、陳萬林)


 

聯系我們
  • 咨詢熱線:010-64426767
  • 在線Q Q咨詢:1025285458
  • 北京市朝陽區安定路39號長新大廈705
微信公眾號
[email protected] 粵ICP備15009961號 (粵)[2017]第06-23-788號 版權所有:北京市中策律師事務所
黄金翅膀 宜昌微信麻将群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辽宁福彩网35选7开奖2020 北单比分6场2串1中3场 3d杀码图天中图库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湖北麻将最高倍数 广东快乐10分 好友麻将ios 山西11选5 全讯网捷报比分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大众麻将四人麻将下载 11选5开奖结果青 188比分直播智尊娱乐 海南麻将要翻怎么打